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子产品零售市场,中关村曾经见证了我国电子产业的发展,其辉煌时期辐射半径一直延伸到长江沿岸。“就规模而论,中关村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产品零售市场。”中关村电子商会秘书长齐波表示。

  在中关村E世界电子卖场遭遇商户撤离,经营公司变更的动荡之时,中关村海龙、鼎好两大电子卖场情况也不容乐观。受到供给过剩、竞争加剧以及电商冲击等的多种因素影响,中关村电子市场已经失去往事的繁华景象。《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中关村具有代表性的海龙、鼎好两大电子市场大量商铺处于空置状态,由于业务持续下滑,很多商户或被迫转行或将商铺搬迁至租金更低的郊区市场。

  然而,随着电子产品品牌集中度日益提高,行业竞争加剧,市场环境发生巨变,2006年之后,中关村电子市场开始走下坡路。2009年,海淀区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对现有业态进行调整,不再鼓励电子卖场、商场、购物中心、餐饮等业态在该区域发展,逐步调整传统商贸业规模,为高端产业发展腾出空间。

  在市场和政策两大因素的推动下,随着最后一批经营电子产品的商户撤离,中关村这个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零售市场将失去原有的光环,而依托它谋求生计,从事电子产品经营的这一群体将逐步瓦解。

  大量空置

  在海龙四层的一侧,记者发现有将近一半被玻璃围挡起来的“精品间”处于空置状态;而在海龙五层,将近有三分之二的商铺空置。

  以电脑修理为主营业务的山东人老刘正在为寻找“下家”而烦恼。老刘在鼎好电子市场4层的一处精品间开了一家电脑维修店。所谓“精品间”是鼎好电子市场用玻璃隔断围起来的铺面,与普通的没有玻璃围挡的小柜台相比,精品间面积较大,也显得气派,租金也相对高一点。鼎好商城一间精品间铺面的月租金大约是8000元左右,而普通柜台的租金则在5000元左右。

  老刘在2010年与另一家电脑耗材经营者共同租下了这间精品间铺面,每家各自承担4000元租金。而随着客户越来越少,老刘决定将自己的维修店搬到附近一家写字楼,专门通过互联网来招揽生意。在业务基本不变的情况下,租金成本能降低至3000元每月。为了照顾跟他合租多年的伙伴,他不得不找到接替他的下一位合租者。

  作为中关村IT产品从业大军中的一员,老刘的创业经历也反映出中关村电子市场的变迁。“我2010年来的时候,虽然当时中关村电子市场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但生意要比今年好很多。今年与前几年相比,一个月的收入差不多能减少一半。”老刘告诉记者。

  在老刘看来,中关村电子市场这两年最大的变化就是“直接客户锐减”而“小市场客户”增多。“所谓直接客户就是没有明确目标带着闲逛的目的来电子卖场的,这一类就是普通的消费者,也是最具有价值的客户;而小市场客户则是有明确目标,而且以电子配件为主的客户,他们一般是在其他的小市场有自己的商铺,到中关村来拿货的。在他们身上很难赚到钱。”老刘表示。

  在鼎好商城经营三年维修店,老刘目睹了中关村电子市场的衰变。“生意每况愈下,特别是今年。据我观察,鼎好的商铺流失率大约在30%;而一层旗舰店位置更是频频更换,这一比率更是高达40%。”老刘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客流稀少,商户没有生意。因此,中关村的各大电子市场纷纷降低房租也留不住商户。E世界商铺半价出租,鼎好租金打七折,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有很多商铺是空置的。”

  记者来到鼎好电子商城,二楼正对电梯口的黄金位置就有一家空置的商铺。而在它旁边,编号为A2948的铺位也是空置的,上面贴着苹果电脑的巨幅广告。记者发现,由于商户的流失率过高,很多柜台上都写着“现款现货”的提示。

  “在中关村,每家商户主要经营的品类不一样。比如你是做主板的,我是做CPU的,你有可能在我家拿货。拿货时打张纸条就可以了,到月底统一结算。但现在由于商户变动很频繁,因此大家都不放心把自己的货先拿给对方,一定要现款现结。”老刘表示。

  而在号称“中关村IT卖场龙头”的海龙大厦,空置现象更加严重,在海龙四层的一侧,记者发现有将近一半被玻璃围挡起来的“精品间”处于空置状态;而在海龙五层,将近有三分之二的商铺空置。

  “海龙的生意非常冷清。我一个月连十台电脑都卖不出去。每台电脑给我提成100元。我现在只能依靠基本工资吃饭了。我原来是销售服装的,在朋友的介绍下,我来中关村卖电脑,没想到这生意比服装还难做。”一位来自湖北的店员告诉本报记者。

A直播吧BG真人BG真人BG真人BG真人娱乐

Leave a Reply